當前位置:今日智造 > 智造快訊 > 新聞

產業互聯網:賦能先轉型

2020/3/28 9:01:54 人評論 次瀏覽 來源:企業管理雜志 分類:新聞





導讀:盡管人們不再爭議“誰 + 誰”,但是實踐中還是加法思維,互聯網界向制造業推銷各類模塊,制造企業也順著這類思維一個方案一個方案地“加”,結果可能雙方都不滿意。



無論是從國家有關部門的角度,還是科技學術界的角度,產業互聯網都已經被定義為賦能中國制造發展的重要推手,互聯網界的“大佬”更是直接向制造業巨頭挑戰,用“互聯網+”的手段紛紛進入制造業領域,進而提出“新制造”概念。不過,通過一線調查和研究相關數據,筆者發現,產業互聯網在制造業領域頗有“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即使如海爾、華為、三一這樣的制造業龍頭企業,其產業互聯網實踐也基本上是以往自動化、信息化的延續成果,只是增加了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的功能,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就是 “+ 互聯網”。除此之外,筆者調查過的另外一些制造業領軍企業也都進行了互聯網以及物聯網的嘗試,但是效果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好,最為成功的部分基本集中在生產領域,尤其是智能化工廠或智慧車間的建設,而營銷系統、客戶管理系統、交付與結算系統以及供應鏈系統都似乎仍然不能令人滿意,尚不能創造理想中的價值。



如此搞來搞去,產業互聯網的成果還是集中到了中國制造傳統的優勢環節——生產環節。倘若這樣下去,產業互聯網的效果必定會大打折扣,受到其他相關環節的制約,從而影響整體的價值創造能力和市場競爭力。



這一現象說明,產業互聯網要真正成為中國制造的賦能者,也需要轉型升級了。一是導向:由產業互聯網的“政府熱”“專家熱”轉化為制造業企業家的“自覺熱”行為。產業互聯網的概念已經深入人心,尤其是對政府部門和從事產業互聯網軟硬件和解決方案的業內人士。制造業內人士自然也當仁不讓。但是當制造業內和制造業外的這兩批人碰在一起交流產業互聯網的時候,雙方都發現,對方談的跟自己談的不是一個事物,甚至有“雞同鴨講”之感。以至于制造業內有一部分已經在產業互聯網領域進行了深入實踐的企業家,都不認為自己的實踐就是大家所說的產業互聯網。他們不認為這類實踐是在依靠互聯網技術實現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實現降本增效。更有大批中小企業仍然對此說“不懂”。這可是占據了90%數量的中國制造業呀!產業互聯網賦能的可不僅僅是少數幾家超大型制造企業。這一情況說明,產業互聯網的實踐在互聯網技術界和制造業生產界并未達成實質性共識。產業互聯網要真正成為制造業賦能力量,第一個突破點就是將政府和專家的熱度轉化為制造業企業家、尤其是大批中小制造業主的熱度,否則,即使少數幾家超大型企業在某個環節或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互聯網化,但整體的價值鏈依然是傳統的,仍然構不成產業互聯網,最多是車間互聯網、物流互聯網而已。在這一點上,日本的做法值得研究:政府主導、幾家大企業出面、700多家各類企業參加,成立工業價值鏈促進會,推動大中小制造業企業之間的互聯化。二是思維:由“互聯網 + ”和“ + 互聯網”的加法思維轉化為制造業互聯網化的融合思維。關于產業互聯網,互聯網界首先推出了“互聯網+”概念,制造業內不同程度地認同,相繼推出“+互聯網”的概念。在筆者看來,這不僅僅是一個文字游戲,其實反映了兩類群體的認識。盡管今天人們不再爭議“誰 + 誰”,但是實踐中還是加法思維,互聯網界不斷地提出各類用于產業互聯網實踐的軟件、硬件和各類所謂解決方案,在實踐中就是向制造業推銷各類產業互聯網模塊,而制造業企業也順著這類思維一個方案一個方案地“加”,結果可能雙方都不滿意。



這些方案看起來“高大上”,但是并不能為制造業解決實際問題,創造應有的價值——降本增效,提升整體效能,甚至在現實中竟然出現了企業的互聯網程度很高,獲得了國家有關部委的認同和補貼嘉獎,但是企業自身持續虧損,幾乎到了破產的邊緣。那么這樣的產業互聯網有啥價值呢?!



因此,產業互聯網供應商和制造業企業家都應擯棄加法思維,建立融合思維,使得產業互聯網技術與設施及解決方案融入現有的企業,成為企業不可或缺的價值創造環節,而這絕不是通過在企業建立一個信息技術中心便可以應對,更不是找一幫互聯網技術專家就能搞定的事。否則,極容易出現信息化推行早期的“孤島”現象,形成產業互聯網時代的新“孤島”。 這種融合思維就是將產業互聯網技術及相關方案視為企業經營的一個重要環節和要素,一個更高效創造價值的工具或方法,從企業的目標及價值創造出發,拋棄技術至上觀念,根據企業的實際情況將產業互聯網技術融入企業內部的價值鏈中,重構現有的價值鏈。未來的產業互聯網技術與設備就像現有的電氣設備一樣,僅僅是一種能源、一種環節、一種要素,而不再是一種高高在上的高新技術。三是模式:由軟件和硬件+解決方案的積木模式轉變為價值鏈要素重構的生態模式。思維改變了,行為才能改變。融合思維促進生態化時代的來臨,也就是說,運用產業互聯網賦能制造業,帶來的絕對不僅是企業內部的技術升級和信息化程度升級,更不僅是生產過程的智能化以及經營要素的智慧化,而是企業內外價值鏈的全部重構,如同美國、日本目前的做法一樣。那種只是增加或減少系統模塊的搭積木模式可能在短期內容易被企業接受,但是很難滿足企業轉型升級的要求,更難以創造整個價值鏈的效能。所以,產業互聯網的實踐需要由積木模式升級為生態模式。所謂生態模式就是產業互聯網的實踐項目團隊不僅有互聯網技術專家、軟件系統專家、硬件專家、技術解決方案專家,更應該有制造業價值鏈專家、管理過程專家以及行為專家,形成一種價值創造的生態組織。產業互聯網的賦能過程應該由產業互聯網技術專家主導轉變為價值創造行為專家主導。只有這樣,產業互聯網才能真正成為制造業的賦能力量和價值創造的推動力。制造業企業家才會產生一種自覺的行為。總之,產業互聯網現在似乎已經成為一種新的“風口”,勢頭正盛,但是要真正成為新制造時代的價值創造者和賦能者,其自身也需要轉型和升級。筆者希望,產業互聯網界和制造界能夠快速形成深度互融的新局面。同時,產業互聯網的賦能實踐之旅應該成為一種新物種、新生態的構建過程。作者系國裝智庫秘書長、機械工業經濟管理研究院強國戰略研究所所長

免責聲明:本文系網絡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權,請聯系我們刪除,QQ:1138247081!

共有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广东十一选五